成都八大处医疗美容医院

成都八大处医疗美容医院有限公司

新闻中心

转人民日报:医美乱象该“整形”了

医美乱象该“整形”了:想靠变美获得名利,无良商家煽动焦虑



(文章转载自:人民日报,记者:张筱悦)
受访专家:
 
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学院整形外科医院前任院长 祁佐良
 
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安定医院心理测查科主任、副主任医师  李颖
 
爱美之心,人皆有之。如今,医美行业迅猛发展,成为不少有容貌缺陷者的新希望。与此同时,社会上容貌焦虑也在蔓延,将美容整形推向了另一个方向。
 
容貌焦虑的年轻人
 
周一一大早,北京某整形医院门口大排长龙,等待变美的人络绎不绝。由于正值暑期,多数患者为学生。今年21岁的王佳是一名大学生,趁着暑假来割双眼皮,“到大四就要开始投简历找工作了,如果能好看一些,或许能够增加应聘成功率,找一份好工作。”
 
25岁的莉莉平日里就十分爱美,照片必须用美颜软件拍摄,再精修一通才能发到社交媒体上。每当收到网友的赞美,她都欣喜不已,可一看到镜子中真实的自己,又忍不住失落,难以接受。“我想干脆一劳永逸,让自己变成美颜后的样子。”
 
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安定医院心理测查科主任、副主任医师李颖表示,想要变美这件事本身无可厚非,对于年轻人来说,改变形象确实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提升自信,对于年长者,变美变年轻也能缓解他们对衰老甚至死亡的恐惧。然而,随着自拍文化和分享文化融入大众生活,网络上的滤镜功能、修图软件五花八门,让人们沉浸在颜值至上的氛围中,很多人因此产生容貌焦虑,过度追求颜值,不自觉地加入到整容大军。这当中,年轻人是主力。医美行业调查显示,我国年轻医美消费人群占比逐年增加,以19岁以下者为例,2017年占比为15.44%,2018年升至18.81%。《2021年医美行业数据趋势研究分析报告》显示,2020年医美消费群体主要以一二线城市的年轻女性为主,20~25岁的年轻消费者占比最高。
 
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学院整形外科医院前任院长祁佐良告诉《生命时报》记者,整形外科的诊疗范围主要有两类:一类以修复重建为目的,患者可能存在先天或后天创伤导致的缺陷,需要通过整形来修复;另一类以美容为目的,即患者对长相不满意,希望自己更美一些。未成年人中,以美容为目的而整形的只是极少数,大多是为了治疗。但总体上,年轻人美容整形的需求更为强烈。
 
近些年,我国医疗美容方面的消费需求确实有非常明显的增长,归根到底取决于经济水平的提升。据统计,2019年疫情之前,我国人均GDP已经超过9000美元(1美元约合6.5元人民币)。国际上公认,当人均GDP超过3000美元时,医美就可能成为重点消费之一。祁佐良表示,即便如此,和一些国家相比,我国还算不上医美大国。从2009年到2019年,我国医美人数的占比从不到1‰发展为4‰左右。而美国、韩国、日本等国家,医美比例高达3%左右。只不过由于我国人口基数大,会让人觉得一时间人人都在追逐整形。
 
仅靠整形不能改变人生
 
“很多人追求变美,一方面是为了缓解内心的容貌焦虑,另一方面是想通过整形来实现逆袭。”李颖说,受网红和个别因为长得好看而一夜成名的人影响,不少年轻人觉得只要变美了,就会获得更多人的喜爱,拥有好人缘和更多的机会,甚至能够轻而易举取得成功,坐拥名利,这种想法其实是极其不现实的。相反,过度夸大容貌对个人的影响,可能还会带来一些问题。
 
手术存在安全隐患。祁佐良表示,外科整形必然存在一定风险,可能会伴有伤口感染、充血、瘢痕等并发症。一些整形技术有适应症与禁忌症,比如存在凝血功能障碍的人就不适合进行抽脂、轮廓整形等较大的手术,否则术中出血会危及生命。一般来说,正规医院会在术前对患者的身体情况进行评估,但有些不正规的机构为了盈利,什么手术都肯做,可能会带来严重后果。
 
效果不理想引发心理问题。祁佐良说,美容治疗都是有限度的,不是想要做成什么样就一定能做出来,会受患者自身条件影响。此外,有些容貌特征虽然美,但并非适合每个人,强求只会带来违和感。如果患者心理预期过高或强求某种效果,最终可能会产生心理落差。李颖也表示,因整形效果不满意而引发心理问题的例子并不少见,尤其是在不正规机构整形失败的人,容貌留下难以修复的损伤,因而懊悔不已、郁郁寡欢,最终引发抑郁、自闭等严重心理问题。
 
助长不良社会风气。李颖表示,良好的容貌可能成为人际交往的“敲门砖”,带来短暂的收获,但要想维持长久的交往、取得真正的成功,光有外表是不够的。如今,一些不良商家通过各种渠道大力推崇“美容成功学”,煽动容貌焦虑。很多人看到个别短期成果,就把变美当成取得成功的捷径,甚至产生了不劳而获的想法。长此以往,众多年轻人甚至全社会,都会被这种不良风气“感染”。
 
“人们需要清楚地意识到,整形改变的只是表象,即使变漂亮了,有些问题依然存在。”李颖举例说,有些人因为求职失败、表白被拒就认为是自己不够漂亮导致的,但实际上可能是因为个人能力不足、性格不好,这些是整形无法改变的。试图通过整形改变表象,忽视了其他方面的不足,不利于真正的进步和自我完善。
 
真正的美不是千篇一律
 
祁佐良表示:“医疗美容是一种社会存在,但我很反对赶潮流的医美。”比如,有一段时间流行锥子脸,大家就都来整成锥子脸。其实,真正的美是富有个性的,如果人人都追求一种长相,全世界几十亿人都“不分你我”,那就体现不出美了。审美是多元的,不同国家、地区,不同时代都有不同的审美,医疗美容应尊重个体、尊重个性。
 
祁佐良说,对于确有医美需求的人而言,不要盲目跟风,只有适合自己的才是真正的美。在追求美容治疗时既要实事求是、因人而异,也要沉着冷静,建议多咨询了解美容治疗的相关知识,有利于做出科学的选择。
 
“医疗美容要回归医疗本质,没有医疗资质的地方不应该进行相关治疗。但现在社会上仍有一些不法分子在做非法医疗,群众要学会识别。”祁佐良说,正规的医疗美容机构挂牌都是“医疗美容医院/门诊/诊所”等,进行手术操作的医生要经过执业医师注册,且有从事医疗美容的经验。而有些美容院、工作室、理发店、美甲店开展美容项目是不合规的,如果贪图便宜在这些地方做医美会存在很大风险。祁佐良建议,国家相关部门应该加大对美容机构的规范与管理,严格审查资质,对非法美容机构给予严厉打击。
 
挪威法律规定,明星、网络博主和广告商在社交媒体上发布带有盈利目的的照片时,如果经过了修图,例如修窄腰、丰唇和修饰肌肉等,都需要带有政府部门设计的标识,以提醒群众,引导正确的社会风气。李颖建议,我国也应该加强这方面的管理,通过整顿社会风气、引导社会舆论,让大众对美形成健康、正确的追求,才能真正避免整形乱象。
成都八大处医疗美容医院

门诊时间:9:00—18:00(节假日无休)

医院地址:

成都高新区天府大道中段688号1-5楼(天府3街地铁口)大源国际中心 (查看路线)